看古代婺源的廉政文化_婺源旅游官方网

历代贤俊

当前位置: 主页 > 寻觅婺源 > 历代贤俊 >

看古代婺源的廉政文化

时间:2015-09-22 08:48来源:未知 作者:胡兆保
古代优秀的廉政文化,是中华民族历史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婺源历史上名人众多、官员辈出,数百年来积淀的廉政文化底蕴尤为深厚。观看宋元明清,从婺源走出去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员,研读他们出入官场坎坷沉浮的那些往事,着实叫婺源后人感叹唏嘘不已。
    老城区古城墙脚下,有一个名称“廉泉”的水窟,“廉泉”二字是南宋著名理学家朱熹还乡省亲祭祖时题刻。后来,随着朱熹朱文公的名气越来越大,廉泉也逐渐成了那个时代读书人缅怀朱文公的圣地。相传当时婺源众多朱熹的崇拜者、追随者,进京赶考前或新官上任时,都不约而同要到廉泉来喝几口那沾有朱文公灵气的泉水。数百年来,究竟有多少读书人喝过这里的水,说不清了。但不容置疑的事实是,婺源历朝历代几乎每年都有读书人风风光光登上龙虎榜,婺源 “父子同登科兄弟三进士”、“一门九进士六部四尚书”、“同胞翰林父子尚书”等佳话也接二连三传出。更令人惊奇的是,从婺源走出去的七品以上官员有2660多名,却没有半个因贪腐出问题而遭世人唾骂。历朝历代官场腐败黑暗,婺源那么多官员竟都能廉政自律出污泥而不染,可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事。
    古代婺源官员那些清正廉洁的故事,常出现在历代史官冷厉的笔下。谁能想到呢,明万历年间婺源有一位名叫余启元的进士,担任江西粮运监督官和河北易州粮储监督官时,曾被誉为“清廉第一”,后升南大理寺丞,这是一个分管全国各地司法案件复审的五品官员,督办粮政曾查不少贪官污吏。他对公款的使用非常吝啬,公务时也从不乱花国库钱财,每天仅支十数文钱用于买茶消渴。余启元为官清廉的事传开了,当地有人还编了一首民谣说:“谁言南储如山积,余公十文买水吃。”
    这是婺源廉政文化中一个真实的经典的例子,史籍中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很多。曾担任户部主事的汪文辉,以“廉能”著称。这位相当于今天司局级的京官,告老还乡时随身带回的东西却少得可怜。他无怨无悔,离京时在居住的地方书写了一幅门对,坦言说:“但得做官消息好,何惭归老事般无。”做官时清清白白,告老时两袖清风,何惭之有?
    元末礼部尚书汪泽民为官清廉,刚正不阿,担任路府推官时,有办案人员在查抄某案犯的账本上惊奇地发现,从县到郡到省的许多官员都收过该案犯的贿赂,谁谁谁数额多少,账上都有详细记录,唯有汪泽民和路府总管二人的名字下面注明:“不受”,即表示只有汪泽民拒绝他们的贿赂。汪泽民办过无数棘手的案子,之所以能坚持公正,就在于心地清白,无私才无畏。
    《宋史》、《元史》、《明史》中有不少婺源知名官员的记载,他们在史官笔下出现的形象一个个都是正面的。即便那些不是御用文人撰写的野史,对婺源官员的清廉正直也褒奖有加。明学者张翰写了一本《松窗夜语》,在“忠廉纪”中就有婺源官员的记载,说曾任福建巡抚的婺源人游震得“以清介特闻”,任福建右参议时,见左参议成天闲坐在寝室中,谨小慎微不干事,便当面责问他说:“如今盗贼四起,地方困难重重,你怎么能高枕无忧无所事事!”左参议莫名其妙,问:“什么事情使你这个样子?”游震得为人刚直,不善俗套。他有一句话很精辟,说是:“当官为朝廷奔走效力,就应该事事当成家事;如果以当官来荣身肥家,是可耻的,我不会干!”
    婺源古代官员不但廉政清白可圈可点,而且勤政勤勉也闻名于时。曾担任苏州府同知的清代诗人齐彦槐说得好:“吏岂能廉只不贪”。廉政不贪是为官者起码的要求,而要当个真正的好官,仅仅满足于“不贪”是远远不够的。古代婺源籍官员没出贪官,也少有碌碌无为的庸官,正如清光绪版《婺源县志》所说,婺源贤才间出,“士大夫多尚高行奇节,在朝在外,多所建树”。这不假,婺源历代这样有作为有建树的官吏举不胜举。
    明代右都御史兼户部侍郎江一麟可以说是古代婺源官员廉政勤政的典范。他做过地方官,也当个京官,一生情操若冰,廉慎勤勉。任河北广平知府时,北方大旱,田地龟裂,蝗虫成灾。江一麟徒步各地,祈祷求雨,组织抗旱,制伏了旱魔,接着又消灭了蝗虫,百姓对江一麟感恩戴德。朝廷考察官员政绩,广平府被誉为“天下第一”。江一麟任浙江安吉知州时诚心为民办事,颂扬的口碑遍布四乡,后来他升任工部郎中,当地民众搀老扶幼泣泪为他送行,用纯朴的方式表达山区百姓对他们心目中好官的敬意。
    江一麟后来担任户部右侍郎兼佥都御史,总督漕运,巡抚凤阳,与右都御史兼工部左侍郎潘季驯一起治理黄河、淮河,江一麟兢兢业业,刻苦任事。经过一年多的紧张施工,黄、淮二水治理工程完成,黄河归入正道,重灾区的农田和房屋又恢复重建。但是江一麟却因劳累过度,一病不起,不久死于治黄岗位上。临终前,他仍惦念着重建大事,语不及私,观者无不感动。
    婺源古代官员还为世人留下许多关于廉政勤政的箴言,值得后人咀嚼品味。南宋文学家王炎官至太学博士、军器少监,精于吏治,为官清廉,能诗善词,不少作品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现实,也表达了他对官场黑暗的厌恶和鞭挞。如《次韵韩毅伯志别》诗:“翰墨场中空白眉,宦游不遂休奔驰。平生讷室有秘诀,持以赠君君可归。静而无哗气方定,清而寡欲心自正。耳根毁誉等风波,眼界枯荣俱泡影。”“清而寡欲心自正”,可以作为是王炎留给后人踏入官场警示自律的座右铭吧。
    南宋汪澈是婺源“三仙四相一贤人”中的“相”之一,曾官至参知政事,为官廉慎,被称为“布衣宰相”。他多次向朝廷举荐人才,任枢密使时,推荐了118人为朝廷选用,唯独不荐自己人。皇上问他为何如此忠心,他说:“臣起寒远,报国惟无私。”
    清代是我国历史上朝廷官员最腐败的朝代。婺源道光丙戌进士江之纪任江苏金匮知县时,在县大堂写了一副对联:“天监在上,民望在下,端坐其间,当思俯仰无愧;催课其慎,抚字其难,仔肩斯任,何以宽严适中。”横批是“政在养民”。其孙江人镜官至两淮盐运使,在扬州清理积弊,年节浮费7000余银,盐税增而民不扰,赏加一品顶戴。人称江人镜是“循吏”,即奉公守法的官吏。他说:“读书明理然后处世居官。须知,朝廷为百姓而设,做一日官为百姓办一日事,不必瞻前顾后,非分之财无久享之理。”两淮盐运使是何等炙手可热的官位,每日面对巨富天下的两淮盐商,要想不出事都难。他那“非分之财无久享之理”的话语中,显然还有很多没讲出来的官场故事。
    说婺源古代的廉政文化,少不了要说一下明代赫赫有名的汪鋐。婺源人对汪鋐并不陌生,他师夷制夷成功抗击西方殖民者的功绩闻名中外,但是汪鋐主持都察院兼吏部尚书期间进行廉政建设那些事,知之者就不多了。都察院是明王朝一个有着特殊权力的司法行政监察机构。汪鋐晚年主持都察院院事,公明廉重,为革除朝廷弊政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他大刀阔斧进行整治,首先严格要求身边那些监督百官的监察御史们的廉洁自重,建立了“勤巡历、精考察、慎举劾、谨关防、禁逢迎、亲听断、稽储蓄、严督率、戒奢侈、谨礼度、慎请差”等一整套监察制度。他说:“御史巡按一方,事权最重,人心视以为向背,官吏视以为纠止。诏令不行,御史诚不得辞其责。”特别强调,凡是考察官吏廉贪贤否,必须深入民间广询密访,务求公正。巡按举荐官员,务必要精心选择那些才行出众、政绩卓异者,纠劾官员也要真实无误。因为御史、巡按拥有其他官员所没有的特权,下属官员往往千方百计贿赂私通。因此特别制定了巡视官员的行为准则,要求巡按、御史务必严于律己,禁止逢迎,来去清白,规定钦差大臣出巡时往返所带衣靴等物品限只一扛,而且不得超过100斤。这项规定的关键词是“往返”“不得超过”,显然是对那些欲借巡视之名徇私贪财者的劝诫和警示。对于那些肆意违抗纲纪的官员,询访得实,则坚决举劾罢免,不留情面。后来汪鋐又兼任吏部尚书。吏部是管官的机构,列六部之首。汪鋐任官30余年,深深懂得官员腐败是政治腐败的主要原因,因此要求吏部官员首先要称职,要“以公济之,以明行之,以勤操之,以慎而尤主之,以忠信不欺之心,焉然后可以称其职。”他还提出,官员升迁选拔要实行公开考试,“公而无私才者上,不才者下”;提拔举荐官员要负连带责任,如举荐官员不当,要承担“连坐”处分。举荐罢免官员务必“择其廉者举之,不廉者劾之”。汪鋐勤于职守,秉公执法,严厉打击贪官污吏,同时也严肃处理淘汰那些“不称任者”,朝廷为之肃然。汪鋐69岁时,进勋上柱国。嘉靖皇帝特敕太子太保、吏部尚书兼兵部尚书,又敕同内阁辅臣。一人同时执掌吏部、兵部和都察院等朝廷重要部门,又享受宰相、太子太保的正一品待遇,这在历史上并不多见。虽权位显赫,但他仍坚其节操,鞠躬尽瘁。次年2月,年届古稀高龄的汪鋐又奉旨考察司、府、州、县官员。针对“美官可以赂得,黜罚可以计免”的官场腐败,他在考察之前就奏准制订了各项禁约。他说:“法废则公道不行、是非倒置、人心肆无忌惮。”过去将禁令视为一纸空文,不知厉害,都是因为本源之地不能严格地检查执行。于是他将吏部作为治理弊政的本源之地和重点,严格进行检查和防杜。还派人在京城内外、吏部官员私宅之前后秘密察访,凡遇有馈送贿赂、私通关节及吏胥诓骗者,访缉是实,即拿送惩处。如有交接受贿的,则一体参究查办。他认为大公至正之法行于上,礼义廉耻之风则兴于下,奔走请托之风自然就会消失。汪鋐这些有关廉政建设惩处腐败的举措,在今日看来依然有着振聋发聩的意义。
    “南畿名邑数婺源”,清代名臣林则徐对婺源这块钟灵毓秀的土地的称赞,更是对婺源包括优秀的廉政文化在内的人文历史的咏叹。